賈躍亭眾目睽睽下的“電影”人生

賈躍亭眾目睽睽下的“電影”人生
賈躍亭眾目睽睽下的“電影”人生

原標題 賈躍亭 眾目睽睽下的“電影”人生

記者 餘勝良

普通人承受不了賈躍亭這樣跌宕的人生,賈躍亭不是普通人,不能用普通人的視角來看他。早在兩三年前,他的經歷就可以用來拍電影了,現在可以拍好幾部。儘管有著種種經不得推敲的過去,但還是有很多大人物和他聊幾個小時後,就願意和他合作,和他聊幾個小時有可能把自己搭進去。

賈躍亭最近正在和許家印PK,配和他站在一起PK的人已經不多了,上一個還是孫巨集斌,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這種級別的人物全國沒有多少個,全世界也不多見。許家印決定投資賈躍亭的時候,好多人瞪大雙眼,對賈躍亭真佩服,倒是對許家印捏了一把汗,當兩人鬧翻之後,很多人倒是出了一口氣:你看,劇本朝著該走的方向走了吧。

交火FF

從樂視潰敗出國之後,FF是賈躍亭僅有的資產,也是他翻身的根本,許家印答應投資20億美元,成為大股東。賈躍亭變成了一個小股東和打工仔,這裡面有一些微妙之處,那就是雙方的捆綁方式,都自以為對自己有利。恆大是以分期投資的方式,事情不對,就有辦法撤退,賈躍亭雖然是小股東,但是通過同股不同權可以掌控公司,雙方約定如果進展不到某個程度,比如某個階段無法量產,賈躍亭這方的控制就降低。

但是恆大一方無法預測的是,他們派出的財務出納只能過賬,無法掌控財務核心資料,賈躍亭在喪失管理權之前,就橫戈一擊,提起仲裁,有可能將恆大邊緣化,恆大現在根本瀟灑不起來,因為前期投資就像被賈躍亭抓在手裡,成為被釣魚的物件。

本來賈躍亭已經在國內媒體沉默了一段時間,像他這樣的人物,不知道養活了多少版面,趕赴美國實地調研的媒體發回來的大多是負面新聞,隨著FF得到恆大融資,產出樣車,好像一掃當年PPT造車陰霾,引起好大興奮,樂視網還有恆大健康股價都像吃藥了一樣。記得樂視網還沒跨那會兒,賈躍亭組織好大一個媒體團到美國採訪,現場好多人對那時候造出的車有諸多質疑。

賈躍亭好像重新打通了和國內媒體的連線,隔三差五又有報道,現在是和恆大打嘴仗,比如因為恆大不按約定支付投資款,導致工資發不出來,要裁員並影響到研發程序。能將矛盾和困難一下子暴露在天下人面前,一舉一動都暴露在媒體之下,也只有賈躍亭能做到,他的過往人生,在樂視網上市之前的被隱藏起來,其他都在媒體的聚光燈下。所以,很多人有很多機會了解他,在樂視上潰退之後,國內對賈躍亭的看法雖有爭議,但以負面看法居多。

那為什麼在公眾輿論中,大家經常給予負面評價的一個人,會有這麼多人追隨,有這麼多大佬願意投資?

他的形象

公眾第一次知道賈躍亭這個人,是樂視網上市,當時做視訊的樂視網很不出名,卻拿出了遠超過行業領袖的業績,當同行都在虧損,它卻已盈利,並率先在A股上市。好多從業者覺得這不科學,但是不科學的事情就是發生了,而且還朝著更匪夷所思的方向發展。

樂視網上市後,樂視又有了好多兄弟,後來被稱作“七個葫蘆娃”,比如樂視體育、樂視電視,還有樂視手機、樂視金融,後來還有樂視汽車。賈躍亭要生態化反,一旦化反成功,好多企業都要破產了,樂視也不知道能做成什麼樣的規模。

記者當年和山東一個投資大戶交流,他特別讚賞樂視的做法,他用了樂視電視,覺得不錯,買了樂視的股票,賺了很多錢。隨著樂視電視的推出,很多人改變對樂視的看法,成為樂視追隨者。樂視手機推出後,連小米和華為都為之一震,華為當年還要收拾出走到樂視者。賈躍亭出走香港又回來,反而讓很多人更加相信他經得起檢驗,或者已平穩落地。樂視市值奮勇向前,達到千億元。

但是輿論場一直是分裂的,那就是樂視一直是不賺錢的,看起來賺錢的樂視網也經不起仔細看,樂視電視和手機價格也明顯低於同行,好一點的只有樂視影業。人們看著賈躍亭四處融資,投資的行業大佬包括王健林、 馬雲 ,樂視網進行增發,賈躍亭又高位減持,都弄來不少錢。

也就是說,儘管有很多媒體,都在說樂視很危險,資金無法支撐,但是有很多行業大佬,都相信賈躍亭可以越做越大,特別是有一段時間,樂視電視賣得還不錯,更是令人相信賈躍亭的邏輯。後來人們稱賈躍亭為“賈會計”,他當年的確是從會計專業畢業,善於調動資金。

獨特能力

樂視體系終於千瘡百孔,飽受質疑後,賈躍亭在公關團隊的協調下出現在2016年中國企業家年會上,面向公眾釋疑。

當時重量級的嘉賓也不少,就包括董明珠和王健林,但顯然賈躍亭人氣更高,人們擠滿了他演講的會議室,衝不進去的人圍著門口不走,連會議組織方都沒有辦法。他已是一個偶像式人物。賈躍亭還出現在晚上的演出環節,他坐在前排,顯得非常精神,一直微笑著,好像那些糟心事對他沒什麼影響,還對臨近者頷首致意。

據一位跟他近距離接觸的組織者回憶,賈躍亭非常謙虛,對人很友好,知道怎麼照顧別人的感受,和他接觸全程下來都非常順利。在北京的飯桌上,人們談論起賈躍亭,還是會給他“梟雄”的稱謂,那些和他接觸過的人,大多不會簡單地把一頂“大忽悠”的帽子安在他頭上。

很多人在和他見面聊了幾個小時後,就決定追隨他。2014年10月,呂徵宇在香港和賈躍亭聊了三個小時之後,最終決定加入樂視。“因為我見到了賈躍亭這個人。他很真誠、坦率,我選擇相信他。”呂徵宇曾在韓國大宇、福特、通用、 法拉利 、英菲尼迪等公司工作過。在樂視低谷時期的2014年底到2015年初,原 新浪 體育頻道合作總監於航、原聯想集團副總裁馮幸、原聯想集團聯通業務總經理董志升、聯想集團運營管理總監崔戰良以及原 微軟 北亞及大中國區售後運營部高階經理綦濱加入。

有好多人撰文回憶為何在和賈躍亭聊了幾個小時後,就決定相信他,最出名的當然是孫巨集斌。2017年1月的時候,孫巨集斌和賈躍亭一起舉辦了一場新聞釋出會宣佈融創入股樂視。孫巨集斌回憶,他第一次跟賈躍亭談了六七個小時,談完之後,就有投資衝動了。正因如此,融創出資150億入股樂視的買賣,雙方也只用了36天就決定。孫巨集斌稱呼賈躍亭為“老賈”,好像是很熟的朋友一樣,他還對賈躍亭惺惺相惜“有些人認識很多年你還是覺得陌生,有一些人一見面經過短時間的交往就覺得很親,像兄弟。”後來他發現,“賈會計”編制的窟窿,他的150億元投進去也補不上。

這就牽涉到賈躍亭的表達問題,如果是演講高手,估計這些人精企業家、職業經理人接觸一次之後就不理了,偏偏賈躍亭令人感覺極其真誠,他在和人談話的時候顯得非常專注,讓人覺得受到重視,他願意談一些不足,顯得更為坦誠。他能博得部分媒體和公眾的好感,一部分原因就在於暴露企業的不足一面,還善於自責,把企業的困難攬在自己頭上。當然,“他為夢想窒息”的說法雖然得不到多數人認可,但是還會有一部分人覺得他有企業家精神。

每個人的能力不同,賈躍亭的說服能力無疑戰鬥力爆表,這一點沒有接觸就沒有發言權,和他接觸的很多人都已用行動做了說明。最近有媒體報道,劉強東美國案件的報案人稱,她反抗後,劉強東對她說了一句話,“你可以成為鄧文迪那樣的女人”,再次把鄧文迪拉到臺前。鄧文迪無疑是靠默多克全球知名,但她朋友遍天下,跟社交能力有關,社交能力是打交道的時候舒服的感覺,令人願意信任的感覺。鄧文迪在媒體上的形象不佳,但和她接觸的人可能會改變這種觀點。賈躍亭同樣具有這種能力,這種能力讓他四處開疆闢土,但是卻不能讓他張弛有度,不懂收縮之道。

過於分散

在一篇回憶賈躍亭的文章裡,有一個作者寫道:當年有一個商人模樣的人讓他去自己辦的學校讀書,他本已答應後來他沒去,這個學校最後沒有了,他還為此內疚很多年。後來才得知,這個商人不幹學校了,學校不過是他人生歷程中的一個小浪花,到北京創立了樂視,幹出來一番大事業。

1995年,賈躍亭大專畢業後到垣曲縣地方稅務局擔任網路技術管理員。1996年賈躍亭就下海成立了山西垣曲縣卓越實業有限公司,做煤炭、印刷、運輸、鋼材買賣、電腦培訓,還辦了一所“垣曲卓越雙語學校”。賈躍亭善於發現商機,但是他從不在一個領域耕耘,而是四面出擊。1999年7月,賈躍亭設立太原市西伯爾電子工程有限公司。2002年,賈躍亭又成立“山西西伯爾”,他做聯通在山西的大部分業務,山西西伯爾或西貝爾的業務規模急劇增大。2003年,賈躍亭到北京建立了北京西伯爾通訊科技有限公司,從此來到北京。2004年樂視網就成立了。2007年11月,他創立的電信裝置公司Sinotel Technologies在新加坡上市,融資約兩億元。後來這個公司業績不佳退市。後來樂視做農業,做各種產業,比如在新三板上市的釀酒網,調心腹李銳管理,融了不少錢,但一直虧損,後來也支撐不下去,連紅酒都想做。可以說,賈躍亭的樂視控股什麼都做,其實是性格使然。

所謂建立生態化反,把這些業務關聯起來不過是他興趣廣泛不能聚焦的一套說辭,這些沒有關聯的業務怎麼能做好?相信很少有人能做到,更別提他根基不深。賈躍亭聚集了一個豪華團隊,聚沙成丘,好像聚集起來,就能走到下一步,但是根基不穩,他沒有建立有效的管理,管理架構無法搭建,沒有辦法做好授權和融合。

賈躍亭的人生謝幕了嗎?目前看起來還會跌宕不已,他的形象,也要靠此後的發展來書寫。如果成功,並還了舊債,那就是精彩的勵志劇;如果不成功,那就是灰暗的有教育意義的負面典型。但如果他還像以前那樣分散注意力,就難以作為勵志劇的主角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