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表明,讀博對人的精神健康有很大影響

編者按:繼續讀博是碩士或者本科學生畢業後的一個選擇,很多人糾結到底要不要讀博。對此,每個人的想法和追求各有不同。所有決定攻讀博士學位的人在我看來都是勇敢的,但在追求知識的同時,不要忽視自己的心理健康狀況。本文譯自Theatlantic原標題為" Graduate School Can Have Terrible Effects on People's Mental Health"的文章。

科學表明,讀博對人的精神健康有很大影響
科學表明,讀博對人的精神健康有很大影響

“以前出於一些原因,我總是迫不及待地想攻讀博士學位。”紐約城市大學(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數據分析師埃弗雷特•拉姆爾(Everet Rummel)回憶道,“那時的想法太天真了。”

拉姆爾的確是一個積極上進、幹勁十足的人,他僅僅用了四年的時間就獲得了學士和碩士學位,並在碩士畢業後馬上開始攻讀經濟學博士學位,當時他只有22歲。但拉姆爾也的確太天真了,他制定的計劃是用兩年的時間攻讀博士學位。對於一個普通的博士生來説,取得博士學位大概要花8年的時間。他的計劃很快就結束了,但這並不是因為拉姆爾特有的高效率,而是因為他從來沒有完成過這個計劃。“我退學了,”他解釋説,許多因素導致了這樣的決定,其中多數與他的學習沒有直接關係,但每一個因素都指向了他博士生活所帶來的全方位的、殘酷巨大的壓力。

他説,一個主要的壓力源是學校要求所有經濟學博士一年級的學生都要修同樣的三門課程。其他主要的壓力源是各個學科的博士生都會經歷的。讀博往往意味着所做的工作是高強度的,但給的薪水卻非常少,而且高強度的工作會導致睡眠和社交生活不足。此外,學術界還有一個臭名昭著的等級制度,這往往會助長權力鬥爭和拉幫結派。

更糟糕的是,博士階段的高壓生活帶來的回報不盡人意:2014年的一份報告發現,接受調查的博士生中,近40%在畢業時沒有找到工作。此外,大約有13%的博士生畢業時揹負着7萬美元以上的教育相關債務,而人文學科的這一比例是這個數字的兩倍。對於那些確實獲得了學術相關職位的人來説,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接近三分之一的兼職大學教師的生活水平在貧困線附近甚至低於貧困線。

哈佛大學附屬研究小組的一項新研究強調了博士生現狀的後果之一:博士生極有可能會有心理健康問題。研究人員調查了8所名牌大學的大約500名在讀的經濟學博士,發現其中18%的人有中度或嚴重的抑鬱和焦慮症狀,這是全國平均水平的三倍多。在哈佛大學的這項調查中,大約有十分之一的學生在前兩週內至少有幾天都有自殺念頭。(最近的其他研究也有類似的發現,包括今年早些時候發表的一篇論文,文中稱博士生的心理健康問題為“危機”。)

這項研究的結果還包括近200名教職員工的調查反饋。研究結果顯示,許多博士生的心理健康問題即使不是由博士階段的教育經歷造成的,也會因為這段經歷而惡化的。在哈佛大學的這項研究中,大約一半患有焦慮和/或抑鬱症的受訪者是在開始博士生學習一段時間後被確診的。與那些剛開始讀博的學生相比,臨近畢業的學生更有可能出現嚴重的焦慮或抑鬱症狀。

博士研究生們認為,經濟壓力和職業壓力的結合給他們的生活造成巨大的挑戰。威斯康辛大學歐克萊爾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Eau Claire)數字文學助理教授露西•約翰遜(Lucy Johnson)表示,攻讀博士學位的經濟負擔讓她很難“逃離博士生課程安排”——比如説,去看電影或外出就餐。她認為,那些因嚴格的學術作業而感到孤立的學生,勢必會因經濟困難而更加孤立。和她的許多同學一樣,露西最終也只能靠貸款養活自己。

學術本身也有很大壓力。對於博士生教育來説,“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生產、生產、再生產新的想法,或者比別人做更多的工作量,所以我們都精疲力竭,”約翰遜説,“以‘專業化’為名,我們不停做着這樣的工作。我認為這是我們作為博士生應該接受的一部分。”

同樣,長期以來一直夢想成為一名教授的拉姆爾(Rummel),也被終身教職的和各種學術會議的前景所吸引,在這些會議上,他可以與志同道合的“書呆子”討論小眾話題。他説,他和他的同學們應該把博士教育當作一種“成人儀式”。 現年25歲的拉姆爾説,“為了過上那種生活,你必須付出非常多的代價。你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會很討厭自己的生活。”他的學校會採取一些措施來緩解學生的壓力,比如在期末考試周提供免費按摩服務,但沒人有時間來享受這些服務。

根據哈佛大學研究人員的調查,還有一點加重了博士生的壓力,那就是他們覺得自己的工作對社會沒有什麼用處。只有25%的受訪者表示,他們覺得自己的工作總是或大部分時間都是有用的,而在整個勞動年齡人口中,這一比例為63%。只有五分之一的受訪者認為他們的工作可能會對社區產生積極影響。

即便如此,很少有博士生受訪者接受定期的心理健康治療,包括那四分之一有過自殺念頭的人。也許最能説明問題的是,在研究中,那些在心理健康評估中得分低於平均水平的博士生,認為他們的心理健康比平均水平要好。在那些最近有自殺念頭的人當中,26%的人認為他們的心理健康狀況比一般人要好。這種不和諧暗示了問題的普遍性——在博士生教育中,人們已經普遍接受心理健康狀況不佳是生活常態這一個事實。

編譯組出品。譯者:劉麥麥 Jane,編輯:郝鵬程。